kinmall盘点2018年币圈发生的那些事
kinmall·2019-01-07 17:35:49

2018年初,区块链被寄予厚望,诸如“区块链元年”、“落地之年”讨论声不绝于耳。当我们再回头看的时候,今年并没有迎来区块链的大爆发,反而是高开低走,热度逐渐散去。大量的概念层出不穷,交易所出现了交易即挖矿、分红等新玩法,另外,衍生出的STO、币改、链改等也掀起过一阵小风潮,在11月末的分叉算力大战开启了数字货币暴跌的开关……

ICO

ICO,全名Initial CoinOffering,中文名是首次代币发行,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概念,是区块链项目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融资行为。

简单来说,ICO就是区块链技术公司的众筹集资。参与ICO的投资者购买基于区块链技术上发行的有限的虚拟代币(加密货币)。

ICO曾一度引发币圈狂欢。从2016年开始受到关注,在2017年引来大爆发,ICO的融资金额从2.28亿美元迅速增长至26亿美元,融资项目数量翻了四倍。

从去年9月4日有关部委叫停ICO(首次代币发行),到今年监管层继续表态多次发文监管项目,再到近日新华社发文。ICO仿佛已经在中国销声匿迹。

而据普华永道咨询公司和瑞士加密谷协会发布的一份联合报告显示,在2018年前5个月,ICO的规模就已经是2017年全年的两倍,ICO数量达到历史新高。根据这份报告,截止2018年5月,注册发行ICO的企业共537家,总共筹集资金超过137亿美元。

最亮眼的ICO项目是TelegRAM和EOS,其中Telegram ICO筹集了17亿美元,而EOS则筹集了41亿美元的资金。不过,对于依靠ICO去年暴涨的以太坊而言,也因为ICO的没落陷入了漩涡。

现在可以明确的确定,ICO在中国已经行不通了。2018年的ICO也逐渐失去热度,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区块链市场难以言说的痛。

超级节点

2018年,ICO的公链相继迎来落地,采用DPoS挖矿协议的公链项目推出“超级节点”。其中,又以EOS的“超级节点竞选”声量最大、波及最广。

今年3月,EOS超级节点竞选拉开帷幕,众多参选节点竞选21个超级节点席位。一旦竞选成功,他们将获得EOS每年增发5%的收益中的大部分,大约每节点每年可获得238万个EOS的收益。如果按照当时EOS最高价21美元计算,他们每年可拿到近5000万美元的收益。

在EOS推出“节点竞选”玩法后不久,更多的项目开始推出类似玩法,包括波场Tron、CberMiles、井通等在内的公链。

另外,超级节点的玩法也开始延展到交易所、媒体。火币、ZB等交易所纷纷推出全球超级节点计划,今年6月底,火币超级节点还上演了一场“节点退出”的纠纷,节点资本、DFund等多家机构纷纷站队,质疑Hadax的公正性。此外,媒体、各种机构也开始以“超级节点”的名义,招募城市合伙人。

维权事件

2018年以来,有一个长盛不衰的热点,就是OKEx交易者维权事件。以至于一提起OKEx人们就会联想到拔网线、爆仓、割韭菜……

据了解,今年来币圈投资者的维权事件基本都与OKEx有关。今年发生的维权事件中,维权者都曾在OKEx上购买过数字货币期货,但是损失惨重,用当事人的话来讲,OKEx不仅不具备期货交易所资质,还有操纵交易的嫌疑,频繁爆仓导致用户被“多空双杀”。

几个月前,OKEx创始人徐明星在上海被维权用户围堵,被派出所带走,结果不了了之。

据媒体报道,徐明星10月10日被围堵至OKCoin北京总部,直至11日凌晨仍未离开。维权者呼天抢地,声泪俱下,“还我血汗钱”的嚎啕之声响彻币圈。近来更有报道成有维权者在OK总部电梯直接喝下敌敌畏而送往急救……关于Okcoin的故事实在太多了,就不一一举例了。

其实,遭遇维权的不止OKEX。火币也同样遭遇过维权。5月12日下午,在火币上包括ONT、IOST、DTA、BTM等多个币种,在一分钟内砸盘腰斩,然后又迅速拉回,仅仅几分钟时间,却导致大量用户被强制爆仓。

多名投资者遂赴火币总部维权,他们质疑火币参与了交易,对他们进行了“定点爆破”,而火币工作人员态度强硬,并回应此次爆仓是市场正常波动,并表示若能提供证据,火币就会赔偿被爆仓投资者。对于此次事件,投资者曾表示会诉诸法律,但此后,就再无相关消息传出。

与OKEX不同的是,火币的维权者似乎没有那么激动,并未像OKEx的投资者们一样做出过激行为,而火币也就未因用户维权事件而走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事件的后续也无人再关注。

李笑来录音事件

7月初,网上曝出李笑来一段谈话录音。这份揭露币圈站台和资金盘乱象的录音,点名币圈几个非常知名的项目,比如帅初的量子链、孙宇晨的波场等。该录音录自今年1月,爆出后,引发币圈声讨,本就被指割韭菜的李笑来人设进一步崩塌。整段录音李笑来脏话连篇,充斥着粗鄙之语。而也正是因为过于“粗暴”的谈话方式,该段录音也被媒体解读为李笑来是如何割韭菜的。

李笑来在录音中主要表达了“自己投资赚钱的理念”以及“如何在链圈赚钱的方法”等概念,而其一句“傻逼们的共识也是共识”燃爆币圈,成为舆论斥责其“割韭菜吃相难看”的焦点。

今年八月底,李笑来出版了《韭菜的自我修养》一书。虽然整本书全是“鸡汤”性质的投资指导,但李笑来还是在其中夹杂了自己对“录音门”的解释。他表示,自己从未有过任何将投资者称为“韭菜”的言论,录音被解读为割韭菜实为媒体断章取义。

此事件终于还是逐渐被遗忘,尔后李笑来又与陈伟星打口水战、诉讼战,最近频频宣布退出币圈的李笑来更是出任了雄岸科技执行董事及联席CEO,而在众人的吵吵闹闹中,李笑来又将其个人品牌影响力扩大了不少

新玩法——交易即挖矿

2018年6月,交易所FCoin打出“交易即挖矿”、收入分红的口号,在早期参与者巨大的利益回馈的刺激下,FCoin一时成为交易所“黑马”,一度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之一,其交易额甚至达到了交易平台前7名的总和,迅速占领了交易市场。

FCoin的成功,引领了一大波交易即挖矿的交易所横空出世。在各大交易所排行榜中,挖矿交易所们占据的比例不断提升。但由于设计机制的缺陷,FCoin的平台币FT很快迎来断崖式砸盘,当初的破局者很快就落败凋零。9月5日,FT报价0.32元,据此前最高点8.04元已下跌96%。

据不完全统计,大批新交易所、二三线交易所纷纷基于Fcoin推出“改进版”交易挖矿和收入分红模式,比如Bigone、Coinex、Bitz、opone、Bkex币客、Coinpark、满币Coinbene等80多家交易所都先后尝试了交易挖矿模式,几乎占到目前有数据监测的全球交易所数量的三分之一。如今,交易挖矿模式已经越来越难经营下去了,交易所们或喊停,或调整规则。

稳定币

稳定币,全称“稳定型加密货币”,它基于某条公链开发,与其他加密货币一样,具备了不可篡改、可扩展等特性,但价格保持相对稳定。

稳定币与黄金、法币等具有稳定价值的资产挂钩,如果按照稳定币背后的资产抵押类型分类,可以将稳定币分为:以法币作为抵押品,以数字资产作为抵押品,以及由算法控制的无资产抵押三大类。

正因为“锚定物”的特殊性,稳定币的价格,能在波动极大的数字货币市场中保持相对稳定,不仅成为用户心中的避险港湾,也成为沟通现实法币与虚拟货币的桥梁。

2018年,出现了大量稳定币概念,比如PAX、WIT、USDC、GUSD等,百币争鸣。目前应用范围最广泛的USDT,自上线以来,价格基本保持在一定水平,波动极小。但今年10月15日,USDT罕见地出现了异动,上演了一场让投资者“空仓也被割”的大戏,其他稳定币如GUSD、PAX等则开始伺机发展,市场开始呈现更多样的竞争态势。

币改、票改、链改等“**改”

币改实际上是通证化,通证模式设计,基于通证重新分配权责利关系,重塑游戏规则。而链改的范围要大一些,在币改的基础上加上区块链技术,即通证+技术,资产上链后重新分配权责利、设计游戏规则。

“票改”发起人,青藤链盟研究院院长钟宏解释称:“票改是指基于区块链3.0技术,将实物资产与发行在区块链上的‘Ticket’一一对应。让这种票证可流通。

另一位发起“链改”的王学宗则表示,对传统股份制企业进行区块链经济化改造,让其上链经营,成为区块链经济组织,就是链改。它为传统公司制企业赋能,是一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链改的定义比币改要宽容一些,因为token不一定只是币那么简单;多数token都不是币。

人大国发院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则提出“共票”概念。“共票”,一即“共”,凝聚共识,共筹共智,是够真正共享的股票,符合共产主义理想;二即“票”,支付、流通、分配、权益的票证。

层出不穷的“XX改”概念,在行情惨淡的2018年,掀起了好几波热潮。

STO

STO,其实就是链改的升级版本,全称为“SecurityToken Offer”,即证券型通证发行。STO是2017年底从美国开始流行的,对于在美国注册的公司,STO是一个合法合规的ICO。

STO自其横空出世,就占据了各区块链媒体头条的位置。STO与真实证券相关联,代表标记化资产。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作为数字股份代表实际股权。STO优于IPO之处在于募资的东西不再只限于股权,可能是定期股息、现金流、债务偿还、投票权等,套现方式极多。而且,STO的出现让中小企业有了新希望,相较于“高冷”的IPO钟意大企业, STO给中小型企业提供了一个合规又能“抄近路”的法子。STO提供一个募资新形式,让中小型企业可以借助Token载体,卖出自己的股权甚至是实体产物去筹资。

但自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了《关于防范以STO名义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提示》后,相当一部分人认为STO已经凉凉了。STO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被扼杀在了摇篮里了吗?这一切,只能由时间给出答案了。

香港沙盒监管

2018年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发布了针对虚拟资产的新规,开启监管发展之路,也正式打响了新一轮飞跃的号角。

香港将数字资产列入监管,意味着数字资产已经由小众走向大众。此次香港监管沙盒的推出,从总体上看,有利于保护大众投资者,有利于行业发展,也可以确保香港金融市场有一个好的发展。

目前,香港监管主要为三个方面:1.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一级二级市场的Crypto Fund)、2.基金分销商(Crypto Fund募集方)、3.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运营者(各类加密货币交易所);而数字钱包、发行ICO/STO的项目方、各类基金会、区块链行业媒体、其他各类服务提供方均不在此次监管范围内。另外,针对前两类基金管理和分销方,监管的措辞是“发出监管标准指引”;针对交易平台是“探索监管性框架”。

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表示,在进行沙盘测试后,香港证监会或将为加密货币交易所颁发许可证。

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此前的反应是落后于纽约、新加坡、东京等竞争对手的,此次通过快速生效新政的方式,意图占据全球虚拟资产监管的制高点,直接对标的竞争对手看准的是美国SEC和新加坡MAS,虽然错过了互联网风口,但是香港总算是没有在区块链的赛道中落后太多。

分叉大战

前段时间发生的BCH分叉大战仍历历在目,此次分歧的焦点在于Bitcoin ABC 0.18.2和Bitcoin SV两个BCH协议版本之间的矛盾,以比特大陆为首的ABC团队认为应该维持区块大小不变,让BCH往基础公链的方向发展,而以澳本聪为首的BSV团队认为应该对操作码严格限制,技术专注在转账交易本身,并希望将区块扩容为128M。

16日凌晨,BCH硬分叉也引起了数字货币有史以来第一次“算力大战”。这次的算力大战以表面的结果来看,是吴忌寒获胜,但是否能笑到最后,仍待观察。

此次的大战给币圈带来了严重的伤害,根据虚拟货币权威行情Coinmarketcap统计,11月15日,全球加密数字货币整体市值跌破1810亿美元,创去年10月31日以来新低,24小时内蒸发逾300亿美元。目前,整个加密数字货币数字仍处于一个较低迷的状态

总结

在一个快速转型的时代,充满变化的世界里,坚持下去,活得长,本身就是竞争力。在区块链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里面,在当今这个大熊市里,我们所应该做的就是少折腾、少动弹,让自己活下去,只有活得长久才是胜利。

行业内有些人其实处境很尴尬,进场的时候夹在两个变化波段的中间,两边都是大牛市,可是往往都碰不到边,就像莫扎特一样空有一身才华却在死前贫困潦倒。李笑来有些话是非常有见解的,“在春天只有手里面有种子的人才能播种。”很多人就是早早地把自己的一切资源消耗尽了,等不到第二天的“大黎明”。总而言之,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在哪,活下去就是胜利!我们静等2019

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读币网平台发声,对文章观点有疑义请先联系作者本人进行修改,若内容非法请联系平台管理员。

请关注读币网:www.dubiwang.com

区块链全球快讯新闻中心 区块链全球行情价格中心 区块链全球交易数据中心

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读币网微信公众号:dubiwang2018

读币网专栏微信公众号:dubiwang2019

如需要加入内幕聊天微信群,请添加微信号:dubiwangbd

本文来源:读币网

下一个项目

关注读币网公众号

订阅实时推送,随时关注币圈信息
kinmall

文章总数

文章总浏览数
圈子